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我国可能加紧进行原油战略储备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7:24

我国可能加紧进行原油战略储备

生意社11月10日讯

在陆家嘴上班的有车一族宋嘉(化名)边盘点发票边告诉:“上个月的油费节省了近200元”。

10月31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出通知,国内汽、柴油分别下调245元/吨和235元/吨,折合升价90#0.18元/升,0#0.20元/升。成品油价再一次刷新纪录,创出七连跌,上海成品油价格也重回“6字头”时代。“这是久违了的低价。”宋嘉感叹。

像宋嘉这样的有车一族感受到的实惠,源于国际油价的下跌,也是石油新秩序的冰山一角。

截至10月31日,国际基准油价布伦特原油(布油)价格已连续六周收跌,创2002年以来最长连跌期,而这个纪录还有可能被刷新。

11月4日,国际油价继续大幅下跌,再创新低。截至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2014年12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59美元,收于每桶77.19美元,跌幅为2.02%。2014年12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96美元,收于每桶82.82美元,跌幅为2.31%。纽约油价和布伦特油价已分别跌至3年、4年来的最低水平。

页岩油:颠覆秩序

安迅思能源研究中心总监李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在经过去年修订后,更趋完善。国内油价对国际油价更敏感,调整频率比过去更高,与国际油价联动更紧密。”因此国际油价大幅下跌,促成了国内成品油价七连跌。

而国际原油市场的价格暴跌则源于供需失衡。

李莉向《国际金融报》表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冲击了原油需求。”

上海中期期货分析师陈瑞碧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全球原油需求增量的主要驱动力——中国经济目前处于转型期,中国近期的原油需求表现不及预期,再加上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前景依然步履蹒跚,全球原油需求雪上加霜,预期仍相对悲观。”

11月4日,欧盟委员会发布秋季经济展望报告,称脆弱的欧元区经济将需要再一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温和增长的水平。委员会还下调了今明两年欧元区经济增长和通胀率预期,显示低通胀痼疾难改善,欧元区经济复苏步伐缓慢,这打压了工业金属的需求预期。

报告显示,与春季展望报告相比,2014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从1.2%调降至0.8%,2015年经济增长预期从1.7%调降至1.1%。

其中欧元区三大经济体德国、法国、意大利经济增幅预期均被下调。2015年,德国经济增幅从2%下调至1.1%,法国经济增幅从1.5%降至0.7%,意大利经济增幅从1.2%下调至0.6%。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比需求更值得关注的是原油供应。

美国能源投资大亨、亿万富翁皮肯斯(T. Boone Pickens)认为,能源市场的大问题是供应。他指出美国国内页岩油生产商是油价暴跌的真正罪魁祸首。

高盛在近期一份报告中称,美国的页岩油创造了“石油新秩序”,其影响力将超越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

陈瑞碧向《国际金融报》表示:“受益于‘页岩油革命’,美国自身原油供应量录得显着上升,这显着地减少了对其他国家原油进口的依赖,但也让市场上的供应更为充裕。”

而市场已经对供需变化做出了反应,国际油价自6月以来大跌约25%,这是全球油市对于美国产油量大增的调适结果。

“未来两到三年,原油供应增长的速度将持续大于需求增长的速度,供大于求的状态有望持续到2017年,因此国际油价将维持弱势状态。”李莉指出。

有更多机构预计,国际油价还有继续下跌的可能。

花旗将2015年一季度布兰特原油期货价格调降至每桶92美元,德银也将该油价调降至每桶88美元。

高盛预计2015年第一季度纽约原油期货价格将跌至每桶75美元,布兰特原油将跌至每桶85美元,双双较此前预估价每桶下调15美元。高盛还强调,第二季度纽约原油期货价格最低可能跌至70美元,而布兰特原油最低或到80美元,届时供应过剩可能到达顶点。

更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油价下跌,包括美孚在内的许多美国原油公司正在呼吁政府放开原油出口限制。

过去40年以来,美国政府尽管允许出口类似汽油和柴油等成品,但是在只对加拿大等极少数国家和地区开放原油出口。即便对诸如加拿大有限开放,但原油公司出口也需要得到政府的特许批准令。

但这一禁令正受到撼动。早在6月25日,美国商务部允许先锋自然资源有限公司和企业产品合伙公司出口凝析油,这被外界解读为1974年美禁止出口石油以来首次放开原油出口。

目前,美国的产油量已经逼近30年来巅峰。2014年7月美国日均原油出口达到40.1万桶,由于美国对原油出口的严格限制,绝大多数的出口原油都是从国内开采然后被运输到加拿大。然而自今年4月以来,原油出口量中已经包括了一部分加拿大生产,之后通过美国再出口至瑞士、西班牙、意大利和新加坡。

业内人士预计,若美国全面放开出口限制,那么国际原油价格将被进一步带入深渊。

产油国:虚弱反抗

在美国掌控原油供应的同时,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的影响力却渐被削弱。

有趣的是,1973年10月,阿拉伯石油禁运开始。此次禁运导致美国大范围石油短缺,汽油开采成本上升,加油站人满为患。在禁运结束时,石油价格从每桶3美元上升到每桶12美元。全球能源问题专家艾米·迈尔斯·贾菲和埃德·莫尔斯评论,此次禁运“始于地缘政治环境的作用,从而最终促使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极力谋求全球石油产量的控制权以及从大型国际石油公司取得定价权——引发了高油价时代”。

但现在,OPEC的美好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OPEC数据对原油期货价格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弱。”外盘期货投资者胡林(化名)告诉。很多时候OPEC成员国拖拖拉拉的减产行动都不能刺激油价回暖。

陈瑞碧也指出,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大幅上升,大幅降低了OPEC组织国家对全球原油价格的“话语权”。全球经济疲软,让OPEC国家对原油带动经济的依赖度更强,特别是利比亚、伊拉克这样纷争不断的国家,OPEC组织自身国家的凝聚力远不如前。

李莉认为,全球原油供应端的竞争更为激烈。美国的供应释放推升下,全球原油产量增速加快,使得OPEC出口市场被显着减小。

高盛更是高调指出,沙特阿拉伯是OPEC主要产油国,也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但该国不再拥有“将油价拉低至美国页岩油生产成本下方的能力”,因沙特阿拉伯任何减产将“伴随美国页岩油生产的进一步扩张,以及沙特阿拉伯盈利的减少”。

事实上,在今年原油价格下跌过程中,供应量占全球供应总量40%的OPEC至今仍未减产来支撑油价,反而试图通过降价争夺市场份额。“减产意味着失去市场,各国不会贸然降低产量推升油价。”李莉分析。

上月OPEC每日产油量已增至3097.4万桶,创14个月来最高纪录。OPEC秘书长Abdalla Salem el-Badri称明年的原油产量和今年差不多,甚至有可能在未来考虑扩产。

产量大增的同时,OPEC成员纷纷主动下调各自售价。

伊拉克石油部长坦言,OPEC内部有价格战。市场的基本面已经变了,在中国与印度经济增长放缓时,每天还有300万桶新增原油流入市场。

近日,OPEC主要产油国沙特阿拉伯调低向美国出口原油的官方售价,其他产油国也有类似的举动。目前,OPEC成员的一篮子原油售价跌已至每桶80至90美元,而过去四年为每桶100至115美元。

陈瑞碧指出:“此前的10月,沙特调低了对亚洲的出口价,紧接着11月,沙特调低了对美国的出口价,其他产油国也纷纷效仿,这些举措都对市场造成显着的负面冲击。OPEC国家的价格战将使疲软的原油基本面雪上加霜,并进一步恶化市场的预期。”

市场人士指出,沙特对美国出口降价主要是为了维持其市场份额、打压美国页岩油生产的综合策略。这一举措也让市场预计OPEC恐怕并不会在11月27日奥地利维也纳会议上为了防止原油价格进一步下跌而决定减产,而这个糟糕的决定或为原油价格进一步下跌提供更大空间。

最近这些产油国将制定明年的政府预算,并确定明年的原油均价,要市场还是要收入是个艰难的平衡。

高盛已为产油国算了一笔账,假如科威特政府要实现预算收支平衡,布伦特油价需达到每桶63美元,伊朗需要每桶139美元。即使是OPEC最大的产油成员沙特,石油相对预算的收支平衡价也应有每桶85美元。

此外,俄罗斯Vedomosti也在近道称,俄罗斯2015至2017财年预算草案已在国家杜马通过初次审议。该草案将未来三年的国家预算设定在平均油价每桶100美元的基础上。

不过,在市场人士看来,产油国心中的价格,不减产难实现。

用油国:利大于弊

与产油国面临的严峻形势不同,油价下跌对用油国来说却利大于弊。

经济学家们发现原油价格变化10%,将对世界经济总量产生0.2%的影响。原油价格下降15美元,将有0.5%的经济增长从石油出产国转移到石油消费国。

对石油对外依存度接近60%的中国来说,成本降低是最直观的好处。

据海关统计,中国原油进口6月总量为2327.93万吨,平均单价777.63美元/吨,而9月份,进口量跃升至2757.71万吨,平均油价下降到743.75美元/吨。

若按2013年中国原油进口2.82亿吨(20.56亿桶)计算,油价每下降1美元,就能为此节省高达20.6亿美元的成本,按目前情况,2014年中国进口油价将节约250亿美元的进口成本。

中国已经开始行动。10月迄今为止,中国石油(7.75, -0.04, -0.51%)天然气集团公司借道新加坡,已经在公开市场从中东购买了45船原油,总量达到2100万桶,创单月购买量纪录。海事情报与刊物(IHS Fairplay)记录了10月18日当天80艘平均运能为200万桶原油的巨型油轮驶进国内港口的场景。这比过去两年里平均每天的数量增加了27%。

市场猜测,中国可能正加紧进行原油战略储备。

据国际能源署的计算,中国的储备仅相当于30天进口需求量,与各国必须拥有相当于90天进口需求的战略石油储备有相当距离,而中国的目标则是在2020年储备达到100天进口需求量。

“中长期来看,原油价格趋势是走低的,目前的价格进行原油储备是合理的,甚至是有利的。”李莉告诉《国际金融报》,“即便中国正在扩充战略储备也并不令人意外。”

不少市场人士指出,对于中国来说,低油价还将带来更深远的机遇。低油价为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创造了条件。

如果油价在低位运行的态势能够在一段时间内持续,将大大降低油价成本对中国能源价格改革的制约。对最终消费者来说,全国绝大多数地区汽柴油零售价格将回到6元时代,降至四年来的最低,用油成本大幅下降。同时生产原材料成本较低,CPI增速将低位徘徊,为价格改革减小阻力。

10月29日和30日,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5.16, 0.00, 0.00%)今年第三季度“成绩单”先后亮相。但在世界经济复苏缓慢、下半年国际原油价格暴跌之下,“两桶油”业绩增速也被迫放缓,其中,前三季度中石油仅同比增长0.8%,而中石化[微博]则同比下降0.96%。

地方炼厂的情况则更为糟糕,山东东营河口经济开发区一家石油化工有限公司项目经理赵文(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油价不断下调,很多炼厂亏损太厉害,已经选择检修或者干脆不开工。”

金银岛数据显示,地方炼化厂在油价下跌的4个月里,日子过得很糟糕。在地炼大省山东,受制于油价走低,10月开工率为38.15%,环比走低1.62个百分点,同比大幅下降4.83个百分点。

“在油价俯冲式下跌中,中间环节企业确实受到较大影响,贸易商生存空间受到压缩。”李莉指出。

现行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参考的是国际原油市场价格。今年以来,国内汽柴油价整体下调幅度为12.68%,但国际油价跌幅已达25%。这说明,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的反应仍然滞后于国际市场变化,未反映国内原油市场供需变化是这一机制的“短板”。

市场人士指出,成品油定价机制应进一步与国际价格接轨。

为提升国内原油市场的市场化程度,更要推动原油期货尽快上市,以充分发挥期货市场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期货拥有发现价格的功能,只有在发现、统一了中国自己的价格之后,才能提升我国在国际石油市场定价权,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而尽快推出国内原油期货交易,不仅有利于我国在国际石油市场中争夺主动权,提高能源价格风险应对能力,还会给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建立“缓冲区”,以构建立体化、多元化能源安全体系。

拼团小程序系统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微商城免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