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云水剑 第一百一十章魔山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2:08

云水剑 第一百一十章魔山

魔山一带,山行环绕,路险水急,最为奇特的便是气候异常,虽是春日暖空,但在魔山处却是常年飘雪,白雪皑皑,且人迹罕至,所以魔山成了江湖上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而纵横江湖多年的魔门便座落于此。

经过多日的跋涉,叶风一行人终于是进入到了魔山地域内,几人已是都下了马,徒步而行,因离魔山愈近,便是愈危险,且现在魔门内乱,叛乱分子掌权,从之前的埋伏看,魔门叛乱分子已是布下天罗地,就等叶风等人的到来,而叶风等人也是知晓,所以弃马徒步而行,分列有序,布成阵势,以应对突情况。

几人的脸上都是有些倦意,因其风尘仆仆,已是赶路半天,不曾休息,不知不觉中已然到了晌午,眼见魔山愈来愈近,叶风的心中便愈沉重不安,生怕到达魔门之时,却传来青姨的噩耗。

柔儿心里同样不安,不时求助地望着叶风,楚楚可怜,丝毫没有了魔女本色,有的只是普通女孩一般对失去亲人的恐惧。而此时的叶风自身都是踌躇不安,心绪不宁,怎能安慰柔儿?叶风几次想要开口説话,但都是微张嘴,却不知如何説。

明月和凌素二女看得真切,对视一眼,因二女都是聪颖之人,自然知晓叶风与柔儿的状态,而凌素向来少语,不宜开口,明月便是轻笑一声,故意用轻松的话语説道:“柔儿妹妹如此伤心欲绝,真是我见犹怜,而风郎这个木头,却不知説句好话,真是让柔儿妹妹白爱你了。妹妹,不如跟着姐姐吧,姐姐我可是男女通吃,男人会做的那diǎn事,我都会哦。嘻嘻……”

説话间,明月便是快走两步,赶上柔儿,伸出玉手,挑起柔儿秀颚,学着采花贼的样子,娇笑着。

柔儿听之,不禁脸上燥热,想不到这明月竟是説得如此露骨,又被其挑弄下颚,更是羞涩,微微偏过头,躲开明月作怪的手,疾走几步,娇羞地看了一眼叶风,便是兀自一人,静静走着。经过明月的玩闹,柔儿心中的不快稍散,又燃起希望,她回望了一眼叶风,那个一直陪伴她的男子,心中一定,竟是露出了些许笑意。

叶风见柔儿面带笑意,心知柔儿已是恢复了正常,便是偏过头,瞥向了明月,眼神里带着些感激,但明月却是一哼,斜视了叶风一眼,便不再看他,而是与一旁的凌素小声交谈着。

叶风面露尴尬,对于明月的那一眼,可读懂了意思,那意思是説叶风自己招惹的女人却要她来哄,吃了瘪的叶风便是快走几步,赶上了柔儿,经过明月的一闹,叶风也是消除了不快,又对前方的激战满怀信心,而这信心的来源便是明月,这位天下有数的高手。而叶风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能和明月通力合作,与圣门对抗。

“公子,你説我们能救出师父吗?我心里还是有些怕,怕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师父已经被歹人所害了。”柔儿偏过秀额,蹙着眉,轻声道。

叶风微微沉吟,想到了明月,这位天下有数的高手,且其智谋更是高明,有这般人物坐镇,一切事情都可变得简单。他心中一动,侧头看向了那个始终清冷的女子,又想起了昨晚的旖旎,嘴角边泛起淡笑,不由得有些感动,如此遗世独立的女子,却对他倾心,而且凌素的功力甚高,眉宇间尽是自信,有这二女同行,救人的成功几率提高不少。

随后,叶风又看向黎伯与“剑”,流水,心中感动,这三人都是叶家内部人员,一直的追随与支持,多次助叶家战胜困难,有如此忠心的部下辅佐,还有什么困难不能战胜?

叶风转过头,凝视柔儿,轻笑一声,用手抚着柔儿的丝,柔声道:“傻姑娘,不用担心,青姨武功高强,天下间难觅敌手,必然无事,而我们这一行人,虽人少,但也都是江湖高手,而明月与凌素都可与青姨比肩,莫要担心,我们定可以扭转乾坤,救青姨出来,还要助青姨重新执掌魔门!”

听得叶风如此自信,柔儿心中这才真正安定下来,展眉一笑,倾国倾城,美得不可方物,令得叶风一阵恍惚,不由得伸出手,抚上柔儿的面庞,柔儿一羞,躲开叶风的大手,娇笑道:“我去陪明月姐姐説话了,不理公子了!”

叶风伸出的手摸了个空,有些尴尬,但也不恼,看着那并着走的三女,不由得淡笑,佩服明月的魅力,要知道凌素素来强势,面色含霜,而柔儿虽活泼,但也是魔女,从不安分,但这样的两女此时却是安稳地倾听着明月的话语,可见明月的交际能力。

冷风渐起,雪花漫天,整个大地都被染成了白色,此时正值五月,却遇得如此雪景,这让凌素等江南之人不由得大为惊异。叶风与柔儿却是极为淡定,只是眼中透露着几丝迷离,似是回忆,似是感叹,因为他们在此生活了七年,这里的事物还是未变,一如从前,而此番回来却恍若隔世,魔门已不再是从前熟悉的魔门,青衣也是生死未仆,可谓命运多桀。

倏然,明月心中有些微动,身体有些颤抖,秀眉蹙起,不由得停下了玉足,这般变化令得叶风等人惊异,不由得围住了明月,叶风抚上明月的柔荑,探听筋脉,却见并无奇异之处,这下众人都不知明月究竟何故?

半晌,明月渐渐停下了颤抖,杏眼睁开,面色沉重,眉头紧锁,对着叶风,沉声説道:“风郎,圣主已达到阴阳功法大成,如真要上京城,我们都要加倍小心,此时的他在天下间已无敌手!”

“什么!”众人皆惊,但不太懂阴阳功法是何武功,而明月又是如何得知。

“明月,可否详细一diǎn。”叶风也是正色説道。

“东方郡与著雨练的功法分别就是圣门魔功中的阴功与阳功,而他们的威力,想来大家都已见到。”明月説到这里,稍顿,凝视着众人,见众人面色皆变,齐齐diǎn头,方才又説道,“而圣主便是将阴功与阳功融合一处,本来两相排斥,但由于我与圣主练的武功都是西域奇功,西域奇功能调和阴功阳功,但调和之后,西域奇功就会消散,我变会有感应,而圣主的西域奇功消散,説明其阴阳功法大成了!”

叶风轻叹口气,淡声道:“路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我们先解决魔门之事,圣门之事稍后再説吧。”

説话间,叶风抬看向前方,只见那座青山直入云霄,云雾缠绕,雪拥连山,这便是魔山!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医院
北京市东城区第一人民医院
重庆白癜风治疗价格
锦州看白癜风多少钱
芜湖白癜风权威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