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赎罪法则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两面夹击

发布时间:2020-02-14 15:43:17

赎罪法则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两面夹击

“好吧,你说吸就吸”。拍了拍手,夜凌烽往楼下瞥了一眼,主宰者躺在那里翻身挣扎,嘴里发出嗷嗷的低吼声,自己刚才一脚把它踹伤的不轻,腰盘都被踢陷进去。

跳下底层站在主宰者身旁,看着它那恶心的外貌,夜凌烽吞了一口口水,虽然现在正好是它的虚弱期,也是吸收的最佳时机,但是这对于一个有轻微洁癖加轻微强迫症的患者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煎熬。

深吸几口气调整心理状态,夜凌烽从手表里取出了数珠丸恒次,对准主宰者的一只手臂,刀身上覆盖燃烧青色火焰,缓缓往下挥。

刀锋碰到主宰者的手臂之后如同菜刀切豆腐,很轻松就嵌入主宰者的肩膀,伴随着刀尖碰地,这条用导弹都打不穿的手臂终于和身体分离。

下一个步骤是捡起这只手臂砸爆主宰者的脑袋,可是夜凌烽迟迟下不去手,这根粗壮如水泥柱的手臂上有腐烂的肉,红色如岩浆的血液,还有如同水泡一样的臃肿。

这么说吧,这根手臂摆在街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从充满岩浆的下水管道里捞出来的发霉树桩……(我知道这不符合科学,但是麻烦你们一定要领会精神啊!)

“烽烽你快拿起来,食欲上来我等不住啊”。云神岚急促的声音在脑袋里响起。

夜凌烽听了以后那个痛苦啊!这么恶心,我敢去碰就不错了。

经过了一番心理斗争,夜凌烽最后用映像在手上造了一副绝缘手套,蹲下捏住主宰者手臂的两侧。

哇擦,那感觉,就像是把手伸进了烂淤泥,而且这烂淤泥还带着点温度。

这只手臂很重,和一堆钢筋差不多,这时候用两只手举过头顶,上面还留下一些不知名粘液让夜凌烽不寒而栗。

刚刚想要往下砸,一股突然袭来的气浪却把夜凌烽给掀翻

,主宰者断臂也随之落地。

“吼!”

一声高昂的吼叫,主宰者本体突然翻身而起,巨手一挥把夜凌烽拍进墙里,自己撞碎玻璃跳了出去

“咳咳”。

被烟尘呛得咳了两声,夜凌烽想动一动手,但是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

带着不相信的心情又动了动腿,最后,夜凌烽发现…………自己卡住了,无比悲催的卡住了,跟几年前自己徒脚爬墙一样,卡住了,全身都卡住了,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主宰者一巴掌拍的真严实,即使是自己的力气也挣脱不了。

“靠……”。瞬间变成了苦瓜脸,最后不得已只得向云神岚求助:“神岚姐,帮帮忙,我卡住了,动不了,如果放任主宰者出去和地狱犬联合的话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三秒之后,抱怨声回应:“谁叫你矫情,这些都怪你,动作慢吞吞,早早砸下去不就好了吗?现在到嘴的鸭子飞了……”。

“别说这些,现在反悔也没有用,先把我从墙里弄出来,不然你喜欢吃的主宰者就该被地狱犬给啃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云神岚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和幽怨:“……好吧好吧,烽烽你卡着别动,待会你可别嫌我的方法恶心啊!不然我和你急”。

“知道了”。

答应一声,夜凌烽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忽然能量膨胀,三秒之后,自己的手臂脚腕大腿处突然伸出许多锋利的细墓尖,这些墓尖多呈黑红色,每一根平均大概有半米长半径一厘米左右,但是坚硬无比,这些墓尖直接从身体里长出捣毁四周墙壁,然后缩回身体,几秒钟从另外的方位在次长出,以此不同重复跟松土一样。

这段时间里夜凌烽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盆仙人掌,不停的循环与长刺和拔刺之间,这感觉别提有多怪异了。

好不容易把墙面插了个稀巴烂,夜凌烽又感觉自己的背部有点热,暖暖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下一刻,身体伴随着碎石从墙面里飘了出来,如果感觉没错的话,真的是飘,自己的背后竟然喷涌出了和主宰者一样的红色气体。

夜凌烽感觉一阵恶心,但是没敢说,脸上表情淡定。

活动活动了身体,骨骼发出怪响,看来刚才自己身上出现的墓尖是由骨头演变。

病毒真是神奇而且博大精深啊!

调整到最好状态,夜凌烽顺着刚才主宰者撞出去的玻璃往外看……这不看不要紧,要说外面的场景,还真是……跟拍电影一样。

被自己废了一臂的主宰者新手臂已经重新长出,它此时一只手抓在大楼顶端,两只脚踩在横截面上,身体侧着,对天空中飞翔的红毛地狱三头犬不停吼叫。

飞在天空中的红毛地狱三头犬见自己下方出现了一个四不像,也对着主宰者吼,两个病毒生物就这么杠上了。

仔细一看,这是绿巨人的即视感啊!如果绿巨人都长成主宰者这样拧巴恶心,过不了审核吧!肯定过不了审核的吧!直接改拍成寂静岭或是生化危机还差不多。

还好,两者没有发生激烈的战斗,万一主宰者被三头犬给打烂了,就会产生二次变异,二次变异可定比一次变异更强,倒是候就麻烦…………

正这么想着,只见远处主宰者大吼一声,以大楼为支点用力一跳,两只手扣抓住地狱犬中间的一个头向上爬,刚刚爬到一半,它就被地狱犬一爪子拍翻,不过它还是顽强的靠一只手抓住狗耳朵,再次抓上。

这回地狱犬生气了,没有用爪子拍,中间的嘴直接张开,二十秒之后,黑色光波穿透主宰者的胸膛射了出去。

我才刚刚在想主宰者就被干掉了啊啊啊啊啊!

抓狂之余走出大楼,夜凌烽发现刚才被中间狗头喷出的黑色光束所过之处什么都不剩,大楼切割面整齐。

竟然和杨焰舞的罪行一样是死光!

主宰者无力的松开三头犬中间的狗头从高空落下摔在地上,地狱三头犬还不忘补刀,左头和右头冰火交换喷射,每喷一次夜凌烽的心就凉一截。

尼玛别再喷了啊!本来不会死这一会算是死定了啊,觉对的有死无生,待会它第二次变异之后看它怎么玩你!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夜凌烽刚刚在想这只主宰者第二次变异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刚才主宰者堕落的地方就出现了异变。(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