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夺鼎1617 第五百五十一章 绞肉机的轰鸣

发布时间:2020-01-16 15:12:51

夺鼎1617 第五百五十一章 绞肉机的轰鸣

三星向南,东方露出一点鱼肚白。∈↗頂點小說,

虹螺山大营的辕门外,近卫旅的官兵如林而立,盔明甲亮,刀枪火铳在黎明的薄雾中闪着寒光。两杆六丈高的大旗杆上悬挂着两面杏黄大旗,左边的绣着“宁远伯”,右边的绣着“三军总统”,这是宁远伯李守汉的爵位和差使之中耀眼的字眼。在这两面大旗下还竖立着两行旗,每行五面,相对成偶,杆高一丈三尺,旗方七尺,一律是火焰形杏黄旗边,而旗心是按照五方颜色。每一面旗中心绣一只飞虎,按照五行相生的道理规定颜色,代表东方的旗帜是青色,而中间的飞虎则绣为黄色,代表南方的则是红旗黄飞虎,如此类推。这十面旗帜名叫飞虎旗,是援剿大总统行辕的门旗。门旗在此,标志着这里已经是警备区域,闲杂人等不得随意走动不说,便是文武官员的车马轿子也都得离辕门左右十丈以外的地方停下。

从辕门到中军大帐,是深深的两进营帐,驻扎着近卫旅和李华梅的亲兵营。中间一道二门,二门外用巨大的沙袋垒砌起两座炮垒,八个炮手严肃整齐的站立在大佛郎机的炮身后面;炮长手中执着红色三角小旗。从辕门到二门,从二门里到大帐阶下,宽宽的砂石铺就得甬路两旁各自站着两行近卫旅的兵士。每人都是内穿棉甲外罩胸甲,披着红色战袍,腰间悬挂着呲铁钢刀,手中或是火铳或是长枪。

紧靠着大帐左边树了一面巨大的、用墨绿贡缎制成的中军坐纛。镶着白绫火焰的边;旗杆上杏黄缨子有五尺长,上有缨头,满缀珠络为饰;缨头上露出白银打就的二尺枪头。大纛的中心用红色绣出太极图,八卦围绕,外边是斗、牛、房、心等等星宿。

大帐的木制台阶下竖两面七尺长的豹尾旗,旗杆头是一把利刃。这是军机重地的标志。门外竖了这种旗子。大小官员非有主将号令不许擅自人内,违者拿办。这一番布置,令在辕门外紧张候命的关宁军和辽东巡抚系统的文武官员感到了莫大的压力,不由得对这位郡主娘娘又多了一层敬畏,有那胆小些的,不由得浑身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冷还是因为害怕。

第一次鸣炮后,文武大员陆续进人辕门,在二门外肃立等候。辽东巡抚邱民仰和宁远镇总兵吴三桂以下的文武官员按照文武系统各自站立整齐。等候升帐。

第一声炮响起时,李华梅也是早早便起床收拾停当。她可以说根本就不曾睡熟。这几日连续对塔山进行炮击,到处弥漫着隆隆炮声,连老虎都休想安睡。不过,李华梅的不曾睡好,倒也不是因为炮火。呆坐在自己的寝帐之中,心里不断的回忆着昨夜她跟莫钰的对话。

昨天,莫钰等一干将领突然集体感冒加重。其中莫钰尤其严重,发烧甚至到了一度昏迷的程度。不过当他清醒过来之后。还是第一时间找人去找来李华梅,然后对李华梅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大小姐,这仗,不能再打下去了。我军远征万里,粮秣转运艰难,且辽东天气严寒。士卒不服水土,甲兵多病。我等将领有狐裘保暖,日日鲜肉烧酒,尚且难感冒,何况普通官兵。不若先撤军休整。以待来日,等天气转暖,我军补充完整,十个多尔衮也非我等对手,何必争一时之利,徒增我军伤亡。”

李华梅看着身体极度虚弱的莫钰,不禁鼻子一酸,差点当场流泪,但是她却坚定的说:“莫叔叔,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但是一日纵敌,数世之患,多尔衮非寻常之辈,往者我军只需使出如今的三分本领,敌不溃。今我用尽力,关宁军我那一群儿子也算拼命,结果却法攻克塔山。此人不除,我岂能安睡。为父亲和天下长远计,就算眼前南粤军在此的人马尽数战死塔山,也必斩多尔衮。”说到后,李华梅咬紧了银牙,面色中分明露出了几分狰狞,让莫钰不禁心中一寒。但是他依然继续劝说李华梅说:“大小姐,士卒将佐皆主公爪牙,为主公死吾等义不容辞,但是现在将佐生病太多,我也不能指挥,战事岂能继续,算我求大小姐你了,给我三天,等我病稍好一些了,我一定统领大军冲过塔山击破当面之敌。”

李华梅这时候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擦拭了一下眼泪道:“莫叔叔都已经这样了,还逞什么强?将佐的事情莫叔叔不必担心,你忘了父亲推行的两参一改三结合了吗?我南粤军副手随时都可以接替正职指挥,至于莫叔叔你的职务,我可以代行,难道莫叔叔还信不过我吗?”

莫钰听完不在劝了,只是对李华梅身边的胖丫说:“胖丫,郡主的安就交给你了,如果郡主有失,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也不会原谅你。”

胖丫立刻立正说:“莫旅长放心,我在郡主在,我不在,郡主还在。”

莫钰点了点头,然后他不然问道:“对了,为何不见小麻杆,她不是一直寸步不离郡主吗?”

胖丫叹了口气说:“报告莫旅长,小麻杆也感冒了,本来她还要坚持护卫,是郡主强行把她送上了船。现在军病号太多,女兵营也是病号成群,这该死的天气,真比辽东反贼可恶多了。”李华梅闻言站起身来,异常坚定的说:“辽东反贼就算有玉皇大帝撑腰,我也会连同玉皇大帝一起打。我们困难,多尔衮也好不了多少,前者胖丫献上了三板斧之计,我一直留着没用。现在,我那好儿子吴三桂也献了三板斧,我就把六把斧头一起扔出去。我倒要看看,多尔衮有几个脑袋!”

胖丫一愣道:“郡主,吴三桂什么时候又整出三板斧出来?”

李华梅一笑道:“今天吴三桂找我密谈,说自己有三招破敌,第一招,名叫连环决死队。就是把攻击部队分成几个队。轮番进攻塔山,规定每个攻击队只允许进攻两刻钟,到时间听到鸣金立刻收兵,不收兵军皆斩。然后第二队进攻,这样可以连续不断进攻,让辽东反贼没有休整的时间,且两刻钟内,我军体力士气尚且充沛,撤回后加以整补。可以很的重整队进攻。”

听闻李华梅的介绍,莫钰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心说卧槽,我以前一直以为吴三桂你就是一个有点得瑟的**青年,没想到你也是丧心病狂门的传人,这招也太他娘的狠了。正在莫钰胡思乱想的时候,胖丫又问:“那后面还有啥招。”

“第二招,叫畏震天雷。就是选老幼军卒。许以重金,让他们身负火药。在攻击连续受挫的时候,突然冲出与敌军同归于尽,震慑敌胆。”

李华梅这番话,让莫钰和胖丫都惊的目瞪口呆,他们很明白,就黑火药的威力来说。这种做法杀伤力并不大,但是对敌军的士气打击却非常大,不过办法是好,但是这也太。。。

所以,胖丫弱弱的问:“郡主。你答应了?”李华梅哼了一声说:“这种缺德的主意我怎么会答应,驳回了。”

“那郡主,第三招是什么。”胖丫说

李华梅轻蔑的一哼道:“没什么,关宁军那帮王八蛋认儿子的太多了,剩下的排不上号,开始争先抢后的当孙子。我那干儿子说让我把孙子指标当奖励,哪一队攻克塔山,那一队的军卒就集体可以认我当干奶奶。”说到这,李华梅苦笑说:“本姑娘这是造了什么孽,还没结婚呢,儿孙倒是成群了。”

莫钰闻言笑道:“大小姐不必在意,不过是应付时局之举,要是将来不喜欢,不承认就是了。再说认一群儿子孙子也没有坏处,以后商旅来往官场交易多有便利,这还是好事呢。”

李华梅没有反对,她只是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多尔衮,很就要总决战了,到底你这头獾子是几斤几两,我会用秤好好称一下。”

正在想着这些事的时候,胖丫捧着一领战袍走到李华梅身边:“郡主,时间到了,是不是要擂鼓升帐?”李华梅起身决绝的说:“升帐!”说完,健步离开自己的寝帐。

“轰!”

“轰!”

第二次炮响之后,二门内的吹鼓手们吹奏起军乐。邱民仰身穿二品文官锦鸡补服,头戴乌纱帽,与身披蜀锦狐狸领战袍,内中长身罩甲,戴着臂手,又背着弓箭的宁远总兵吴三桂互相点头示意,各自领着一大群文武官员打叠精神准备迎接升帐大典。

李华梅在正中间围有红缎锦幛的楠木公案后边坐下,胖头鱼和一个叫小棒槌的年轻女兵头目充当着今天的执事官,手中捧着尚方剑和“援剿大总统”大印侍立两旁,施郎等南粤军将领分为水陆两行在左右侍候。

看看时间差不多,承官走到大帐门口一声高声传呼,二门内应声如雷。那等候在二门外的文武大员由辽东巡抚邱民仰领头,后边跟着监军道、总兵、副将和参将等数十员,文东武西,分两行鱼贯而人。文官们按品级穿着补子公服,武将们盔甲整齐,带着弓箭和宝剑。文武大员按照品级,依次向李华梅行了报名参拜大礼,躬身肃立,恭候训示。

行礼归行礼,作为正途科甲出身的邱民仰心中却是哀叹连连,“世风日下,纲纪不振!几时有了封疆大吏向武官行礼叩拜的道理?何况还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女子?”牢骚归牢骚,动作表情却是丝毫不敢怠慢。

营寨深处,在莫钰的寝帐里,行辕中军方宁轩握着莫钰的手,含泪说:“兄弟,苦了你了。”莫钰微微一笑:“区区一桶冰水,就当是挑战严寒。你说这样好不好,以后搞一个项目,冬天整一桶冰水浇头上,名曰冰桶挑战,给那些勇士们锻炼意志用。”

方宁轩也是老资格的人物了。当年在叶琪麾下南征时便是叶琪的司号长,若不是不太愿意离开军队,此时怕也早就是道台之类的地方官员了。只可惜虽然留恋军营,上阵杀敌却是他的短板,只好在行辕之中充当中军。为李华梅莫钰等人料理营中琐碎事务。

当下方宁轩眼中含泪:“兄弟,都什么时候了。看你烧的都成火炭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还挑战呢,再来一次哪还有你的命在。”(这两人没想到的是,后世还真就产生了一种叫冰桶挑战的玩意,只可惜不是冬天浇冰水,而是夏季用冰水降温,这种夏季降温运动一度风靡球,当然。也有人一面泡着热水一面淋下一桶冰水,算是洗三温暖了,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莫钰摆摆手说:“别说这种话了,我就是个没用的人,劲了心思,大小姐还是要进攻塔山,并且,我看辽东反贼是铁定完蛋了。大小姐那三板斧就是招招要命了。现在吴三桂那小子又搞出了三板斧,他那三板斧比大小姐还狠。我看多尔衮是活不了几天了,到时候大军冲过塔山,黄太吉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到时候你我还是好好帮主公经略辽东好了,反正辽东的物产人口都还不错,我南粤军也不亏。到时候请主公下一道军令。我在辽东屯垦,你来帮我的忙。”

别的话方宁轩都自动过滤了,但是吴三桂的三板斧他可很在意,于是就问了一下情况,听完之后他也是大惊失色。不过又想到现在也做不了什么,只好仰天长叹道:“人算不如天算,就看多尔衮的造化了。”

正说着,突然莫钰硬撑着起身说:“听,大小姐擂鼓升帐了。”方宁轩连忙注意去听,却什么也没听到,于是说:“好了,估计你烧糊涂了,哪来的鼓声。”莫钰正想辩解,方宁轩摆手说:“别说了,好好修养,再不爱惜身体我叫人把你捆上。”莫钰被方宁轩强按下身子,却依然说:“明明是聚将了。”

三通鼓之后,庭参已毕。邱民仰等人向李华梅叩头之后各自落座。然宁远总兵吴三桂等数十名武官却不肯落座,又一次跪倒叩头口称给母亲大人请安之后,方才站起身来。

对于武官们这种毫节操廉耻的行为,邱民仰自然是不屑一顾嗤之以鼻的。不过,似乎他选择性遗忘了,十多年前,他的前辈们也是趋之若鹜的拜魏忠贤做干爹、干爷爷的。

一干胡须花白的干儿子们站立两旁,面容严肃,任谁都知道,决战即将到来,是升官发财还是人头落地,即将有个说法。看人都准时到齐了,李华梅满意的点点头说:“我儿们都辛苦了,这几天升帐聚将都能准时来,不错。”

众人后脑勺不禁出现两条黑线,心说娘啊,亲娘,就算头猪也该有记性了,来晚了至少二十鞭子,还是胖丫那个母夜叉执法,那一鞭子下去,立刻搞出一斤熟肉,谁他娘的敢迟到。

李华梅也不多废话,直接点了吴三桂的将:“长伯,准备好了吗?”

吴三桂施礼说:“母亲放心,一切都已准备停当,不过。。。”吴三桂沉吟了一下。李华梅见状说:“有何话尽管说。”

吴三桂犹豫了一下,后说:“母亲大人,第二计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儿子可以保证,儿子选的人都是精忠报国的勇士,都是自愿牺牲的好汉,绝没有被逼着来的,不信娘可以亲自去问。”

李华梅闻听微笑着摆摆手说:“我儿还是不了解为娘啊!我绝怀疑长伯之意,不过,家父帅曾教导我赳赳武夫,国之干城。即为干城,那就要尊重爱惜,让士卒自爆震慑敌军,我认为有违父亲教导。”

吴三桂还想争辩两句,李华梅说:“我儿不必多说了,反正塔山之敌也是灯尽油枯,不需要这样逆天之术也能战而胜之。,为娘的三板斧。前者已演练给我儿看过,威力如何我儿心中自治。若我儿不能攻克塔山,为娘将亲自带领近卫旅,冲下红螺山,直取白台山,到时候多尔衮必然首尾不能相顾,我看他到底有几个脑袋。另外我儿,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

说完,李华梅示意胖丫,胖丫会意后立刻递给吴三桂一件东西,吴三桂连忙伸手接住,不过他愣住了,东西倒是不难认,问题是有点奇怪啊,是一条狗链子。。。。。。

李华梅见吴三桂和众将都纳闷,就一笑说:“我儿,没错,就是狗链子。听说多尔衮满语的意思就是獾子,我不管他是獾子还是野猪,我只等我儿用这条狗链子,牵着多尔衮来见我。到时候,父亲现在的爵位,让给我儿也不是不可以。”

吴三桂连忙跪下说不敢,心里却乐开了花,浑身上下都是干劲,宁远伯啊,辽东土皇帝,再加上这么一个干娘,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谁还敢惹我吴三桂。老子不仅要荡平辽贼,还要称霸草原朝鲜!小说《夺鼎1617》将在官方平台上有多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p:月票!月票!月票在哪里?

长春专科银屑病医院专科哪家好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预约专家号
贵阳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韶关治白癜风疗法
遵义看癫痫哪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