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反派公敌 第一百零一章 玉山老人,卒!

发布时间:2019-09-24 15:15:00

反派公敌 第一百零一章 玉山老人,卒!

“玉山老人,你不是死了吗?”望着眼前的白发少年,孔太极惊讶无比。

“死了,你才死了!”玉山老人冷哼一声,扭头注视着孔太极,眼中充满愤怒。

孔太极不禁退后了一步,望向牧均。

牧均却半点反应也没有,静默注视着玉山老人,后者同样凝视着他,二人四目相对,眼中各自带着深意。

梁禹走了过来,对玉山老人抱拳道:“阁下自称乃是陶先生的师父玉山前辈,不知有何凭证?这里可是中土联盟专门为陶先生举办的追悼大会,不容闲杂人等前来闹事。”他身上露出一股浑厚的威严。

在一旁,中土众多高手亦是以质疑的眼神注视着玉山老人,身上各自散发出浑然威压。

玉山老人瞪了梁禹一眼,冷冷道:“老夫如假包换,玉山老人是也!今日只为我这徒儿之死前来,你们要是怀疑,休怪老夫不客气!”

他身上同样爆发出一股惊天威压,磅礴如山,使得在场众多高手同时后退,心惊不已,只有少数几人能够稳住身形,岿然不动。

“此人好厉害的修为,难道真的是陶先生的师父,传说中的玉山老人?”众人议论纷纷着。

孔太极在旁叫道:“不可能,玉山老人早已去世,此人必是假冒的!”

他这话语一出,玉山老人顿时吼道:“儒门的小子,你一而再再而三说老夫已死,究竟是何居心?”

凛冽的威压笼罩住孔太极周身,使得后者顿感呼吸困难,内元凝滞,一声说不出话来。

他虽听宪先神说过玉山老人之死,但毕竟没有亲身见证,如今见眼前这修为不凡的白发青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玉山老人,这让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

梁禹这时抱拳道:“玉山前辈,并非我们不相信您,只是小心无大错,如今正值我中土与北原、问鼎会大战之刻,对方必然会趁机捣乱,想来您也不想陶先生的葬礼被人破坏吧?”

玉山老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冷漠道:“问鼎会此番敢杀老夫弟子,老夫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梁禹正色道:“前辈言之有理,问鼎会实乃当今神州最大的祸害,我们当齐心协力消灭它,为陶先生报仇,也还天下苍生一个太平!”

玉山老人看了他一眼,挥袖道:“你这个中土盟主当的实在太不称职,居然让问鼎会如此逞凶作恶!”

“你……”在场众多高手不禁怒视着玉山老人。

虽说他们之中亦有许多人对梁禹不满,想夺权,但梁禹总归是中土盟主,而现在被玉山老人点名批评,这丢人的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整个中土联盟。

“看什么看,老夫难道说错了吗?”玉山老人冷哼着,冷视在场众人,“若非你们的失职,我这道明徒儿岂会惨死?”

众人一声无话可说。

他们能理解一个死了徒弟的师父的心情,同时也确认了玉山老人的身份。

梁禹叹气道:“的的确确是我们的过错,才会让问鼎会有机可乘,导致了陶先生的身亡,玉山前辈若是想怪罪,就责怪梁某吧。”

“盟主!”众人感动的看着梁禹,能够勇于承担,这样的领导才是好领导!

玉山老人深深地看了梁禹一眼:“此事日后再说,现在我们应该先着手对付北原与问鼎会,替我这徒儿报仇雪恨!”他脸上涌现着厉色,完全一副痛失爱徒的慈师模样。

牧均注视着他,开口道:“既然玉山道友选择出面,那想来已是有了计划!”

玉山老人与牧均对视,道:“这位便是牧道友吧,多谢你这段时间对我这劣徒的照顾。此番老夫出山,便是要一举荡平北原与问鼎会!”

“反正都是自己人,到时候让他们搞个假死,化明为暗就行了!这样自己一举铲平北原与问鼎会,在天下的声势必然一时无二,进一步便是取代梁禹,成为中土盟主……”玉山老人、问鼎尊主,心里这样想着。

“有玉山道友这样的高手出来,实乃中土苍生之福。”牧均微微一笑,然后望向梁禹。

后者先是皱了皱眉,随即道:“玉山前辈肯出山,这自然是苍生之福,本王万分欢迎。”

其他人亦是点头。

玉山老人这才道:“那就让我们先祭典一下道明徒儿,然后就前往与耶律苍鲲一决,一战荡平北原!”

威压震荡,他身上涌现出非凡的自信,似是击败北原

反派公敌  第一百零一章 玉山老人,卒!

,粉碎问鼎会,只是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众人暗中钦佩他的气魄。

牧均这时走到孔太极的身旁,后者此刻还是有些迟疑,他依旧觉得这个玉山老人很有问题。

牧均问道:“孔院长,你还记得上次均在太学院时揪出那个黎庭奸细,是怎么做的吗?”

孔太极抬头道:“牧先生乃是直接杀了他。”

听到这话,牧均微微一笑,径直走到正在祭典陶道明的玉山老人身前,平静说道:“要祭典陶道明,均认为尚需一物!”

玉山老人皱眉道:“什么东西?”

众人注视之下,牧均缓缓道:“你的头颅,问鼎尊主!”

“什么!”梁禹等人神色一变。

玉山老人那里则是露出诧异表情,一副你在说什么的样子!

他自信自己没有任何破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纵然牧均有所怀疑,也不可能当场动手。

哈哈,这就是你们这些正道中人的弱点,做事讲证据原则,纵然你有一身通天修为又如何,你真的敢在这里杀我吗?

牧均无匹一掌压下,顿时血溅五尺,殷红的光彩恰好洒在尚躺在棺中的陶道明的脸上。

“你以为牧均不敢在此动手吗?”

玉山老人,卒!

PS:明天中午的更新推迟到下午,原因么……因为写,我成绩持续下降,上学期英语不幸挂科,明天早上就是补考了,要是不通过,我还得花三百块大洋重修,可怜我这本书一个月也就一千多块钱。

大家可怜可怜,多订阅一下吧!

(发现自从上次说了自己不可怜,生活还过得去之后,订阅就直线下降,所以在此卖卖惨,事情也是真的。

诸位书友,不要因为我说不可怜,你们就去看盗版,更不要养肥了,否则你们真的会失去我的!!)

保山治疗盆腔炎方法
吉首治疗妇科费用
苏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北京国仁医院的评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