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梦修纪 第一百四十九章 幽魂靡祸

发布时间:2019-12-04 22:23:00

梦修纪 第一百四十九章 幽魂靡祸

今日闻识之教的授课之所,在玑峰天晓殿内。

在前往玑峰的路上,灵川想起咕噜难解的身份之谜,忍不住叹气,“咕噜,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no!”

“哦,你不是个东西啊!”

这下咕噜扭过头,也不回应了,灵川转而问道:“咕噜,你知道这山上哪里有酒吗?”

咕噜点了点头。

“下次你再去偷吃的时候,顺便帮我带点酒回来.....”灵川咧嘴坏笑。

虽然他知道这样撺掇咕噜做坏事不好,但为了修行,只能靠咕噜偷酒,毕竟他有经验,并且还能让旁人还看不到。

不多时,灵川进入天晓殿,坐到了四方身侧。

曾经,坐在他身旁的一直都是云芝。可如今,云芝离他远远的,她原本俏丽可爱的面颊,此是变得很是冷淡。

“如果在这个世界里,叶天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该有多好,那我也不必担负这许多。我是灵川,做不得叶天.....”

灵川长叹一口气,扭头间恰好瞧见不远处的夜曼正在看他。他蹙起的眉头瞬间舒展开,冲着夜曼露出笑容。

夜曼淡淡一笑,微微点头,转而看向正前方。

只见,身姿婀娜的妙烟长老

,扭动着身子,缓步进入大殿......

自回到红林派,灵川与夜曼两人还没有机会好好说话。

此次闻识之教,讲授的内容,正是幽魂的介绍。

“幽魂不分阴阳,不过从它们普遍好色来看,倒都像是臭男人......”妙烟长老妩媚艳丽的面容,莞尔一笑。

听到妙烟长老这般说,大殿内不禁传来阵阵低笑声。

“不分阴阳?那幽魂怎么生孩子......”灵川的想法,跟大多数人都不一样。

妙烟长老依旧穿着让人想入非非的衣服,讲解之时,在一众弟子身前来回走动,吸引了多数男弟子的目光......

幽魂无有实体,乃属至阴至邪之物,按实力划分,共有九个等级,最初级境界的幽魂为形幽,即刚有幽魂的形态,实力较弱,与刚刚应劫圆满的灵修者相当;

第二境界的幽魂被称为幻魂,灵川在景羽天洞内遇到的那只正是幻魂。

幽魂中最厉害的乃是祖幽!有传闻称,祖幽的实力比人族最顶尖的存在--天尊还要强!

幽魂依靠吸食天地之间的阴气进行修炼,壮大己身,它们会将吸入体内的阴气转化为戾气,用作攻击之器。戾气与人族所御使的灵气相当。

幽魂的攻击法门,主要有三类,分别是摄魂、戾气攻击以及夺体。

摄魂之法灵川已经见识过了,只要身中摄魂之法,就会完全受幽魂控制,不能自己。这种法门主要被当做一种大范围攻击之术,像在景天镇那个幽魂,通过发出诡异的声音,就可操控数万的居民。

因为攻击范围大,威力会相对减弱。所以,只要灵修境界足够高,便可抵挡摄魂操控。

戾气攻击是幽魂最主要的攻击法门,面对同等实力的敌手,幽魂的倚仗便是戾气攻击。不过,因为幽魂无有实体,人族常用的物理攻击对其无效,所以也只能借以灵气攻击。

这就使得,人族灵修者在幽魂面前,难以施展开手脚。

至于夺体,灵川也已经历过了,要不是他身具阳玄灵根,此时他的肉体不知道已经祸害多少个姑娘了.....

被幽魂夺体之后,自身的意识便会被抹杀清除,肉身完全由幽魂操控。这时候,幽魂就如同正常人一般,外人很难察觉到异常!幽魂常以这种方式混入其它种族,伺机破坏,里应外合,就跟内奸没什么两样。

最令人头疼的,还是幽魂的逃命之术,被称作幽体化雾。在景羽天洞内,那只幽魂最后逃命之时,就化作了一团黑雾!一个幻魂境的幽魂化雾之后,就可侵入数千人族。被侵体的人,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理智。

若想要杀死化雾之后的幽魂,就必须清除掉所有人体内的幽魂之气,或者直接杀死全部的人......因为,只要有一丝幽魂之气逃脱,幽魂就可以借此存活。

“这种诡异阴邪之物,最是难对付。”灵川愈加理解,为什么派内长老会对幽魂出没一事如此在意紧张。

“你们此生可能很少有机会遭遇幽魂,但若是遇到,定要拼尽全力将其杀死!因为位于三十六重天,我们寻灵大陆很少出现大的危急,算起来,唯一的一次,便是数千年前的幽魂靡祸......”

灵川听到妙烟长老说到‘幽魂靡祸’这个词,急忙抬起了头,在主峰春泽殿内,关长老也曾提及过。

数千年前,不知何故,寻灵大陆之上突然出现为数不少的幽魂,它们通过摄魂之法和化雾之术,横扫整片大陆,操控人族自相残杀,一时间天地萎靡、尸横遍野,短短数日便死伤数百万人族......

虽有灵修者及时出手,但还是很难将所有的幽魂杀尽。最后,多亏鸿羽天尊出现,方才清理了所有的幽魂,阻止了灾祸的蔓延。

这场灾祸史称为幽魂靡祸!

“鸿羽天尊?又是鸿羽天尊!景羽天洞内的阵法封印,与鸿羽天尊有关,数千年前的幽魂靡祸也是靠鸿羽天尊出手,方才阻止......这之间,与咕噜有什么关联?”

隐约间,灵川似是抓住了些什么,但突然还是一阵晕眩,所有的线索都断开了。

听妙烟长老讲起幽魂的种种,大殿内的氛围有些压抑。

终于钟声响起,一天的闻识之教结束了,众弟子起身朝殿外走去。

“叶天,云芝的情绪似是不太好......”夜曼走到灵川身侧,低声说了一句话。

灵川点了点头,“我会劝劝她的。”

夜曼微笑回应,独自一人走开。

“灵川,掌门召你做什么?”秋林凑上来问道。

“询问些景羽天洞内的事。”

“你说了?”

灵川知道秋林是在问有没有说出咕噜的存在,便摇了摇头。

“还在你背上?一直背着沉不沉啊!”

灵川心里烦闷,并不想理会,随口说了句,“要不给你背着。”

“不不不,我可不敢......”

走出大殿,只见,夕阳悬在荒漠的尽头,映的四周的云朵,像血一样红。

云芝走在人群中,身形有些落寞。

曾经的她,修行传授结束后,一定会走在灵川的身侧,挽着他的胳膊,微抬着头、面带笑意,看着属于叶天的面颊......

灵川深呼了一口气,喊了声“云芝”。

云芝身子一怔,头也没有回,继续前行。

灵川只得快走几步,挡在了云芝的身前......

心慌气短吃什么药
纯中药制剂的止咳药有哪些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孩子营养不良的表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