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春风在召唤

发布时间:2019-09-14 06:33:49

故事梗概:春风里是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庄,由于坡陡塬高,人蓄吃水全靠在邻村王强胜的小舅子处买水,王强胜故意抬高水价,为难群众,大伙敢怒不敢言。困难户刘八老婆由于没钱买水提着水罐去山沟打水,双腿被摔断了。正好被返乡回家的退休老干部张建忠看到。他不顾妻子的劝阻,他决定参选村主任帮助村里打井。这触犯了王强胜的利益。他百般挑唆阻饶,以供水要挟支持张建忠的群众。大伙敢怒不敢言,在竞选村干那天,纷纷站在王强胜这边,张建忠深情并茂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群众,得知群众的支持。却惹怒了王强胜,他当即抬高了水价。上台的第一天,他就开始筹备打井。得知国家关于农村打井给予补助的消息后,他不顾寒冷多次到县水电局项目办找人托关系争取补助款。在打井的过程中,为了省钱把打井队同志的饭安排在自己家里,不顾自己身体多次到西安买水管,他冒着严寒看守工地,迎着朝霞送走晚霞。在打井的过程中,他忍着百般委屈。终于历尽千辛万苦乡亲们吃上自来水。而他却在视察刘八老婆家里水管的途中,被汽车撞了……
剧中人物:
张建忠:退休老干部,60多岁,靠山屯村支书,大公无私。
王强胜:40多岁,靠山屯的村民。
赵生财:50多岁,村民
柳银凤:50多岁,赵生财的妻子
刘民宗:40多岁,靠山屯村长
李翠莲:张建忠的妻子,50多岁
张红英:张建忠的女儿
主要场景:
张建忠家县水电局大院打井工地村委会办公室
1张建忠的家(晚)
张建忠唉声叹气在床上翻来覆去。
老伴李翠莲拉开灯,关切: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张建忠摇了摇头:唉,这整天拉水吃也不是个事情,如果咱村上能打口井,那要省多少事情。
李翠莲没好气地:我就说你整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没想到才是为了这,如果你真正闲得慌,咱到城里给女子带娃走。
张建忠:要去你去!我要协助村里打井!
李翠莲挖苦道:你以为你是谁?群众的事难办得很,理解的知道你办实事,不理解的还以为你想当村干部。
张建忠赌气地:只要我光明磊落,为群众办实事,他谁爱咋说就咋说去!(说完打了个呵欠,关掉灯。)
1乡间小路(白)
王强胜殷勤地从衣袋里取出一包烟递给了赵生财:生财哥,点着,吃上!
赵生财疑惑地看着王强胜:啥事情你说么,这客气的。
王强胜:哎呀,你先拿上,这又不咬嘴,你怕啥么。
赵生财:哥的那脾气你还不知道,今日,你不把话说清楚,这烟哥不接。
赵生财老婆柳银凤看了看王强胜:就是的,吃人家的嘴软,那人家的手短。有啥要帮忙的,你尽管说,只要我和你有生财哥能帮上。
王强胜沉思了一会儿:哎,也没啥事情。兄弟就是为你好,生财哥,我希望你不要弃权,和张建中对着干,以后,我不会亏待你。你家吃水的事情,兄弟也会给你家解决,我给我娃他舅打声招呼,你随便拉!
赵生财疑惑地:张建忠也想当领导?你没有搞错?
王强胜气愤地:可不是么?整天鼓动群众打井?他以为他是谁?
赵生财想了想看了看王强胜:强胜,你先把烟装上,是这样,我和你嫂子商量商量。
王强胜干笑了两声:嘿嘿,那好,我先走了,生财哥那你好好琢磨琢磨,我可是为你好!哦,对了,吃水有啥困难就给兄弟打招呼。(说着意味深长地拍了拍赵生财的肩膀)
赵生财和老婆看着王强远去的身影,狠狠地啐了一口:啥东西,不就是仗着娃他舅的井么,光想捞油水!如果真是这样,咱就让建忠哥干!
柳银凤想了想:对,只要建忠哥能把井打成!
张建忠家(晚)
饭桌上。
李翠莲:他爸,你还是别干了,你看你的年纪也不轻了,受了一辈子的苦,好不容易把娃拉扯大,咱也该享享福了……
张建忠叹了一口气:你说的何尝不是?我也想过了,大伙推选我,这也是好事情,咱村为啥穷发展不上去,还不因为水利设施跟不上,从我记事起咱村就没有井,吃水和浇地就靠的是山沟的水,一家门口都做一个瓜娃,治贫先治愚,必须从根子上治,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井打成。
李翠莲:你没听人说,弹打出头鸟……王强胜放出狠话,如果谁跟他作对,想打井,就别想吃水!
张建忠忿忿地:你看张狂成啥了?翠莲,人终不能光为自己活,那样做有啥意思,这次退休正好,我有了更多的时间,你就不要挡我了……我一定要把井打成!
李翠莲擦了擦眼泪:我知道我说啥都是白说,难道你忘了咱红红是咋死的?
张建忠眼圈一红,喃喃地道:我咋能忘了……那时候我还是民办教师,还在山里教书……
4张建忠家(晚)
李翠莲哽咽道:一年回来两次,一次是放暑假,一次是放寒假,啥忙都帮不上,我既要照顾老的又要照管小的,还要下地干活……
张建忠擦了擦眼泪:你受苦了……
李翠莲噙着眼泪:你说我能不生气么?就和你拌了就几句嘴,懂事的红红以为我嫌你不挑水,就去打水,结果掉在河里……你说等你把山里的孩子安顿好,就回来……
结果,这一等就是二十五年,他爸咱好不容易消停了,咱就不要管这闲事了?
张建忠泪光闪闪:翠莲,这不闲事,这不仅仅是关于咱也是咱靠山屯子孙后代的大事,如果咱红红地下有灵,她也会支持我的。我希望你理解!
我们理解,我们支持你建忠哥,(赵生财和妻子柳银凤大踏步进来了)
张建忠忙起身:坐,坐。饭吃了没有?
赵生财和妻子点了点头拉过板凳:建忠哥,你可不要辜负大伙的期望,好好干。
李翠莲边收拾碗碟边说:你看你干的好好的,再说建忠哥都这大年纪了,咱们村那么大,能行人多的是……
柳银凤:翠莲嫂你就不要拖我建忠哥的后腿了,咱村上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可不要让心存不良的人如愿以偿。建忠哥的为人的威望,大伙可是有目共睹的。大伙选他,就是相信他一定要把井打成,嫂子你好好想想……
5街道(白)
李翠莲提着水桶从赵生财家出来。
王强胜迎面走了过来:嫂子,你这是……
李翠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正做饭时没水了……这不,就到你生财哥家先要点水……
王强胜若有所思地,然后拉过李翠莲:嫂子,听说有些群众在底下鼓动我建忠哥,你可要立场坚定,坚决不能让我建忠哥来搅这浑水,(然后带着威胁的口气)如果谁要打井,就别想到我娃他就那儿吃一滴水……
说完冷笑了几声,转身走去。
望着王强胜远去的身影,李翠莲生气地一脚把水桶踢到……
6张建忠家(晚)
炕上,李翠莲辗转反侧,一时是柳银凤的话在她耳边回荡:彩霞姐,咱们村就靠建忠哥了,你不要让存心不良的人如愿以偿……咱总不能一辈子都受王强胜的气?
一时是王强胜嚣张地:如果谁要打井,就别想到我娃他就那儿吃一滴水……
她摇了摇坐在身旁的张建忠:他爸,你还没有睡?如果你想干你就去干吧,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答应你的,你也要答应我,等井打好了,就不要再干了。
张建忠感激地看着妻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7村口(白)
赵生财吃力地拉着一大桶水。
张建忠帮着往上推:生才拉水呢?
冯有槐:这水又涨价了,建忠哥,咱们村什么时候才能装上自来水?唉,咱吃水咋这难肠得!狗东西王强盛还拿水坑人。
张建忠若有所思:我们正在想办法筹钱,我们一定让全村人吃上自来水!
赵生财:如果你们真的能把井打好,可就是咱们靠山屯的功臣!(沉思了一会)对了,咱们不妨发动群众集体捐款。
张建忠一怔:捐款?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赵生财:大伙早都有这心思,只是没人出头,这事就交给我了。
8村街道(白)
赵生财:强盛,你看村上准备打井,你能不能出一些钱?
王强盛跳了起来:我没有钱交,有本事自己想办法打井,还让群众掏腰包,那选村干部干啥。
赵生财:强盛,你这话就说的不对,那你家吃水不吃水?
王强盛白了赵生财一眼:我家能吃多少水,再说我娃他舅有的是水,想吃多少拉多少,不为群众想办法,光知道搜刮。
赵生财指着王强盛: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那还不是为了咱们大家。
王强盛:难听,难听的话在后头。县上明明有打井扶持资金,为啥不争取,生财哥,你说这不是搜刮,这是干啥,秃子头上的虱子,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还嫌人说。
围观的群众和赵生财睁大了眼睛,你看看我我看你:啥,扶持资金?咱咋不知道,是不知真有这事?那咱得到村上问问,走!
望着远去的群众,王强盛冷笑:张建忠,跟我争,哼,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咱走着瞧。
8村委会办公室(白)
村长刘民宗:建忠叔,听说县水电局打井的资金下来了。
张建忠:得是?呀,那好得很么。咱还正为这事情发愁,你听谁说的?民宗。
刘民宗:还有谁?王强盛么,为这事情还煽动了一群人前来闹事。
张建忠:事不宜迟,明天咱就去。
第二天,天蒙蒙亮,张建忠和刘民宗就搭上第一班车来到县城。
刺骨的寒风在街上穿梭着。张建忠和刘民宗不由打了个寒战。
刘民宗:建忠叔,吃点饭吧,这样身子就暖和了。
张建忠:算了吧,办事要紧。你不说我还忘了,这儿有家里烙的饼,如果你饿了,咱就先垫垫饥吧。等事办完后,叔请你吃火锅。(说完抖抖索索地从包里取出烧饼自己一块,递给刘民宗一块。)
刘民宗急了,伸手要去抢张建忠手中的饼:建忠叔,这不能吃,太硬了太冰了。我姨给我再三交代说你有胃病,让我照顾好你……
张建忠一躲:你姨那是小题大做,没事。叔这脾胃可是久经考验……(说着咬了一口)
赶紧走……小心迟了……
说完两个人大踏步的向县水电局走去。
10县街道(白)
走出县水电局,天已经黑了。
一阵胃疼,张建忠不由捂着肚子蹲下来。
刘民宗急切地:叔,你怎么了?是不是胃病犯了?
张建忠摆摆了手:民宗,快……快到叔包里把要拿出来。
刘民宗急忙找到药片递了过去。
张建忠接过药,一仰脖子吞咽下去。
刘民宗:叔,你明天就不要来了,你看咱都跑了三回,还没见着人,你就在家等着,我给咱跑,万一有啥事我给你打电话。
张建忠:这咋成?战场上咋能少了主帅?再说我在家也不踏实,万一不行,我还有好几个学生在县里当领导,为了咱村我豁出去了,让他们走走后门。
刘民宗眼圈一红:叔,你有这壮腿为啥还让红梅当农民?
张建忠叹口气拍拍刘民宗的肩膀:你看现在大学生就业都很困难,红梅她又没考上学,我如果把她安排了,让人咋说咋想?民宗,这是两码事。这回,咱村打井,它关系到全村一千五百群众以及子孙后代的利益……
刘民宗哽咽了:叔,你受苦了……
11村委会办公室(白)
张建忠:项目咱已经争取下了,民宗你算算还差多少资金?
林民宗拨了拨算盘:叔,我已经算过了,一家至少还得摊三百元。
张建忠皱了皱眉头:你也知道咱村的情况,是这样子,咱们干部和党员先带头,正好我刚取了住房公积金,我就出两万吧!
刘民宗着急地:叔,那不能动,那是你给红梅买房准备的。
张建忠:没事,她会明白的……我现在就拿去!
12张建忠家(白)
张红梅:妈,你跟我爸说了没有?等我把房装修好了就接你们去。
李翠莲:说了说了,你爸还把住房公积金取了,说是给你添。
张红梅激动地眼里闪着泪花:那太好了,妈。我爸终于肯为我做一件事情了。
李翠莲疼爱抚摸着女儿的头:再不要说那瓜话了,你爸他是爱你的,他不给你添给谁添。
正在这时候,张建忠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翠莲,赶紧把那两万块钱给我去一下。
李翠莲一怔:你要钱干啥?
张建忠:咱村太穷了,我多出点群众就少出点儿。
张红梅再也忍不住了,她噙着眼泪:爸,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当初你一个在税务局当局长的学生要给我一个指标,你推了,这回买房你都说好了给我添……可现在又变卦了?我……(说着扑倒在茶几上难过地哭了起来起来)
李翠莲眼里闪着泪花坚定地:就是的。这钱我不能给……如果为打井我没有钱给你,你到外面听听,人家咋说你,说你打井是个幌子,为的是狠捞一把。咱出力又出钱为的是啥?
张建忠:他谁想咋说就咋说,只要我问心无愧。
张红梅冷笑道:谁能知道?我妈说的对,他谁爱吃水不吃水,关咱啥事。
张建忠脸一阵青一阵白,一阵胃疼使他不由往后倒去:真没想到这话出自你们的口……你们……你们太令我失望了……
李翠莲和张红梅一愣,忙搀扶住,李翠莲哭喊道:他爸,你这是何苦?
张建忠挣扎着:就是拼上我这条老命,我也要把井打成,我现在就去借钱去……

共 741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坡陡塬高春风里,贫穷落后小村庄。人蓄吃水很困难,买水生活却无方。抬高水价为难人,百姓敢怒不敢言。山沟打水老婆婆,一不小心腿摔断。退休干部为百姓,帮助打井惹祸端。恶人阻挠不供水,要挟水井打成难。百姓支持王强胜,共同对付张建忠。申请贷款为百姓,忍受委屈为大家。终于吃上自来水,好人却遭汽车撞。功在千秋老干部,吃水不忘挖惊人。欣赏推荐为精品。【编辑:浪漫诗剑侠】【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02921】
1 楼 文友: 2012-10-29 09:20: 坡陡塬高春风里,贫穷落后小村庄。人蓄吃水很困难,买水生活却无方。抬高水价为难人,百姓敢怒不敢言。山沟打水老婆婆,一不小心腿摔断。退休干部为百姓,帮助打井惹祸端。恶人阻挠不供水,要挟水井打成难。百姓支持王强胜,共同对付张建忠。申请贷款为百姓,忍受委屈为大家。终于吃上自来水,好人却遭汽车撞。功在千秋老干部,吃水不忘挖井人。 浪漫诗剑侠,专为古今英雄写传奇,目下在江山文学网已发表长篇传奇经典 0部。
2 楼 文友: 2012-10-29 1 :16:56 谢谢剑侠,你的点评让这部戏熠熠生辉,问好祝福!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
儿童口舌生疮
孩子咽喉肿痛
孩子脸发黄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