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農村不會被金改隔離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0:47

农村不会被金改隔离

在温州成为金改试验区之后,毗邻温州的丽水市,成为了全国首个经央行批准的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地区

丽水的改革试点,着力破解三农需求大、融资难,城乡差距大、普惠难的“两大两难”问题,重点围绕农村金融的“八大体系”先行先试,从而实现“农民家的东西值钱了,农民足不出村就能取钱了,银行敢于把钱贷给农民了”,从根本上解决农村金融服务的需求和供给矛盾

丽水的农村金融改革试点,给了外界一种印象,温州金改仅仅关注城市,忽略了农村这个印象,很大程度来自于****确定的温州金改12项任务中,更多地指向于规范民间融资、发展新型金融组织、发展专业资产管理机构、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以及深化地方金融机构改革等等,涉及“三农”的内容并不多

其实,温州金改的规范民资行为,有它的“兼容性”,即可以将农村纳入到金改范畴,这个认定,显然是没有疑义的最近就有专家指出,考虑到温州金改必须是均衡改革,所以温州提出了农村金融改革需要同步推进

上周,温州****第9次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关于推进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深化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设计浮出水面——以建设全国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和农村改革试验区为契机,实现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优化农村金融生态环境,构建现代农村金融制度

对于温州来说,金改的确不应该存有明显的农村和城市之分因为温州金改最主要的任务,还在于规范和发展民间金融组织,这种组织架构不受属地限制,农村搞村镇银行,或推进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份制改造,都属于金改的架构范围,也只有实现这种“均衡改革”,金改才算得上是一次完整的改革

温州在此次金改之前的金融领域探索,不少个案就发轫于农村如1980年,苍南县金乡镇信用社推行利率改革;1984年,苍南县钱库镇方兴钱庄出现,使民间借贷从无序变得相对有序;此后的上世纪九十年代,自发的农村基金会遍及全市;去年,瑞安农民创办的“农民银行”,则基于合作社内部的金融互助引发各方关注……这些案例尽管有不少都无疾而终,但是,这些探索过程积累的经验,还是能为今天的金改提供借鉴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温州雄厚的民间资本,有相当的存量在农村,这个资源,是金改必不可少的基础总之,农村不能被金改隔离,也没有理由被金改孤立

当然,现在回到真正的金改上,农村可能有着比城市更多的制约因素,比如体制、资金、人才、环境等等,但是,这些不足并不能削弱农村的金改地位,相反,我们在推进金改的过程,应当将消弭这些不足,当成完善金改制度的一种途径,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形下,将此前在农村地区无序盲目的民间地下借贷活动,通过相应的机构,将资金引导进入正常的实体经济总之,农村金改不应该被边缘化,即便因为缺陷成为“短腿”,也应当得到足够的重视,让城市和农村的金改,能站到同一起跑线上

秦皇岛治疗牛皮癣医院
阳痿能吃他达拉非片希爱力
生物谷灯盏花滴丸好不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