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我为绝巅 1_2

发布时间:2020-01-16 16:33:35

我为绝巅 1

“老二,发什么呆呢?”老三在空调下喊了陆城一声。

陆城回过神来。摇摇头,说:“没什么,只是刚出院,精神有些不太好。对了你小子最近有和老大老四联系吗?”

老三走过来,坐到了床边,叹了口气,说:“你知道的,我回去以后,就忙了些破事,也没什么时间,再说了老大和老四不是和你关系更好吗?”

陆城低着头,没说话。

快三年了,这家伙还是不待见老大和老四。

“他们最近……过的如何?”老三的声音有些低沉。

“我也好久没联系他们了,不过看朋友圈,应该过的还不错。”

四个人,就因为老三的原因,连个基本的群也没有,想想也真是够了。不过这说到底也不是谁的错。

“那就好。”

两人都沉默了。没再说什么。老三在火车上没休息好,坐了一会,就躺下睡着了。

陆城看着老三那胖得不行的身体,真担心自己的床塌了!

“这个不需要实现了!”心里赶忙又加了一句,然后有些后怕地看着自己的床,还好反应快,要是真塌了那陆城真是有得哭了。

没一会,老三的呼噜声响了起来,陆城昨晚没睡好,也来了困意,倒下,拉过被子盖上,也睡着了。

等醒来的时候,陆城看到老三站在窗前,静静地看着远方。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醒了,吃饭去吧,我这早饭没吃,都饿瘦了。”听到动静,老三回头看着陆城说了一句,掂了一下他那过了预产期的肚子。

“嗯,好。”起床拿上包,“走吧,想吃什么?”

“无所谓了,你知道我不挑食,只要量足够就好。嘿嘿,这顿你请了。”说着不怀好意地看着陆城。

陆城顺手关上门,没好气地说:“知道了,你就这点出息。”心里想着,关了空调吧。

梁记杂酱面。陆城请的就是这个,老三也不说什么。

不过当他开始叫第四碗的时候,陆城还能稳稳当当地坐着,老板和老板娘却有些大眼瞪小眼了。估计是第一次看到那么能吃的。

“小陆,你这朋友真能吃!”结账的时候,陆城去柜台前给抱着孩子的老板娘钱,老板娘没忍住地嘀咕了一句。

陆城笑了笑,能说什么?不过是吃了七碗面罢了。

对老三来说,这也不过就是一个小意思。

这也是老三对钱一直很有理想的原因。

大学时,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够陆城用一年的,想起来其实蛮受伤的。

陆城本来提议去城市的地标建筑看看,来一趟也挺麻烦的。不过被老三一句太热,回家吹空调,玩游戏为由,拒绝了,和当初拒绝陆城想跳过老二当老三时一样的理直气壮。

好吧,这个地方,估计老三也没少来。

对这边说不定比自己还熟。那地方也的确没啥可看的。还真不如回家吹空调来的自在。

“对了,我有事要去公司一趟,要不你先回去,我搞完就回来。”

说着陆城开始翻钥匙。

“别,我本来就是来看你的,你倒是把我扔一边,这算什么?我和你一起去吧。”

老三没问什么事,也不关心这些,只是想有个自己信赖的人在身边陪着。

陆城犹豫了一下,点头。

然后两人乘公交,转地铁,还好公交和地铁里都有空调,才让老三没那么受罪。

周末,公司里并没有人,陆城掏出钥匙打开了公司的门。

陆城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桌上的东西,没人动过,还是那天走时一样。虽然好几天联系不上自己,老板看来也没真的要赶走自己。

可现在,却是陆城不愿意干了。

看着这熟悉的地方,陆城忽然想起了胖女人,要是能找到当初强·奸她的那个男人,那个白血病的孩子应该有救吧,虽然不一定能配型成功,但几率却会大一些。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陆城也没太在意。

打开电脑,开始清理自己以前的文案报表。把做完的和还没做完的分开放在桌面的文件夹中,分别命名。然后取消了电脑密码,关机。

从桌下拿出一个纸箱,把里面的文件腾空,全部放在了桌上,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怎么了?不干了?”

老三转悠着,并没有去看陆城的电脑,所以不知道陆城已经取消了电脑密码。

毕竟陆城的工作涉及到咨询,有些东西需要保密。

老三对这些并没有兴趣,也不想去打探。

所以走到了别处,直到陆城开始收东西,才看出了一些不对。

“嗯,不干了。”

“这老板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三嘀咕了一句,声音很小,但陆城听到了,却没接话反而说了另外一件事。

“和你说个事,我原来有个同事被人强奸·了……”

李代亦吃过午饭后,忽然想起公司里还有件事没处理,看着这大热的天,想着等明早再去吧,却忽然接到一个,客户急着要,也没办法,只好顶着烈日骑上自己的电瓶车往公司赶去。

烈日当头,李代亦的内心没来由的开始烦躁起来,这一路上,想着自己工作也四五年了,却还不如一个工作两年的小子工资高,又觉得有些丧气。

来到办公楼下,把电瓶车停好,给管理员交了两块钱的管理费。

管理员是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男人,脸庞晒得黝黑发亮,那胳膊伸出来,和非洲人民也没啥区别。

“怎么今天还来上班啊?”

管理员接过钱,突然和李代亦来了那么一句。

李代亦苦笑了一下说:“加班狗,过得却不如狗。”

管理员黑着个脸,没再理他,哼了一声,乘凉去了。

李代亦这才发现自己的话可能得罪人了,却也没想着要去道个歉。

心里想着这也就是个看门狗罢了。

抹了把汗额头脸上的汗,扔掉手里的烟蒂,跐着拖鞋进了办公楼。

这破电梯平时上班,挤满了人,有时等个十来分钟才能挤到自己公司的楼层,今天倒是很轻松。

出了电梯,李代亦有些尿意,转到另一个方向的卫生间去解了个手,一摇一晃的出来,才出门,还没走到公司的大门前,就听到了陆城说不干了。

心想着陆城这小子消失了几天,打不通,人找不到,选了个周末没人的时候,来搬东西,也真是够可以的,做得还挺绝,平时怎么没看出来呢?

不过这小子的确是很能干,就是太傻。虽然托他的福,这两年自己的工资也涨了不少,但架不住工作也多了不少啊,整天下班以后,累得感觉和一个死狗没啥区别。

也幸好有这小子在,自己这两年在公司里,和女同事们的关系都还不错,至少表面上是有说有笑的。

出去玩的时候,也没他在旁边碍眼,自己就是万花丛中一点绿,这感觉还是不错的。

这小子这两年招进来的居然都是女同事,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全便宜了自己。

然后就听到了陆城说起两年前那个指认陆城强·奸了自己的胖女人。

那个胖女人长什么样?李代亦想了半天,愣是没想起来,除了那圆滚滚的腰,和几乎搭在肚皮上的胸……

李代亦没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听着。

想来是今天周末,也没人来上班,所以陆城并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

“……有个同事被强·奸了,昨天我在医院碰到她,她说当初对不起我,也说,当年是老板逼她这么干的。她也不知道是谁强·奸了她。还怀孕了。这女人也不容易,居然把孩子生下来了!哎,也是孽缘,这孩子才一岁吧,居然得了白血病,见到她时,那模样,看上去老了很多。”

“哪家医院啊?”

老三问了一句,他是一个最听不得别人受苦的,要是他的骨髓能配型成功,他恨不得把自己的骨髓全捐给别人。

陆城说了那家医院的名字。

后面再说什么,李代亦就完全没听到了。

门外的李代亦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这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不过是来处理一下工作,居然听到了如此多的八卦。

老板指使自己的女员工诬陷自己的男员工强·奸!

这女人还怀孕了,怀孕你怎么不去把孩子打掉啊!

发现的时候应该时间还不长吧,去打掉啊,打掉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啊!

你一个未婚的女人,居然还把孩子生下来了,你被猪亲过也就算了,居然还被驴踢了。

这些也就算了,女人的心思嘛,总是很难猜的,你想带孩子,没问题。可偏偏老天却让这孩子得了病,还是白血病!

你一个底层的劳苦大众,上哪去给孩子找那么多钱医病啊?就算你有钱,也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骨髓捐献者吧?

所以,当初就应该直接把孩子打掉,那现在你依然可以找一个不嫌弃你胖的男人嫁了.

这世道,喜欢胖女人的男人不是没有啊。

“诶,李哥,你怎么在这里?”老三拉开门,让陆城先出去,陆城抱着整理好的东西,就看到了站在门边的李代亦,有些奇怪地问。

李代亦有些出神地说:“没事,来公司看看。”

“哦,对了,我这公司钥匙本来是打算放一楼的信箱,你来了,正好给你。”

说着陆城把箱子递给了身后的老三。

“对了,这是我大学同学,好哥们,你叫他老三就行。”

然后拿出包里的钥匙,从钥匙扣里把公司钥匙褪了出来,递给李代亦。

接过钥匙的李代亦,有些恍惚地问:“真不干了?”

“嗯,不干了。”说着接过老三手里的箱子,走了。

“改天我们去S市第三人民医院去看看那孩子吧。”走到电梯口时,陆城稍微大声地对老三说。

“可是我明天就回去了啊!”老三疑惑地看着陆城。

“也是,你看我这脑子……电梯来了,我们走吧。”

李代亦手里拿着钥匙,看着陆城和老三的离去。

看着空寂无人的走廊,听到了陆城那句仿佛是在对自己说的话,整个人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信州协和医院医生
银屑病医院刘长江
滨州治男科医院
呼和浩特牛皮癣治疗方法
辽宁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